首页  >   推荐  >  正文

志愿军的一次败仗,但是没有这一战,不会有日后上甘岭的胜利

2018-12-06 23:23:00 互联网

这是志愿军历史上的一次败仗,却有着深远的影响。1951年10月,美军发起秋季攻势,其中美第一军在驿谷川这条河流附近与志愿军四十七军展开恶战。

战至10月19日时,四十七军在正洞、鱼积里、上浦防、190.8高地以东阵地全部丢失。美第一军自称达成了全部作战目标。这只是美军战史自己这么说。实际上战斗远没有结束,美军还在继续进攻,但美军战史没记载了。自然是有原因的。我们先撇开后面的战事,对10月19日之前的战事做个总结。

美军方面,从整体上说打得相当不错。主要有这么几点:

一、在主攻方向的选择上。在战前,美军可选择的主攻方面有这么三处。1、夜月山、天德山、418高地一线。2、287.2高地。3、346高地。我们回到战前态势图来看,可以看到选择这三处作为主攻方向各有优点。

(10月3日开战前的战线)

(战斗结束后的战线)

夜月山、天德山、418高地一线最突出,对美军汉城至金化交通线威胁最大,主攻方向选择在这,可以首先解除志愿军威胁。

287.2高地在四十七军防线中间,并向后凹,同时也正是141师和139师的结合部,主攻方向选择在这利于实施分割、突贯。

346高地一线交通便利,美军可以充分发挥机械化部队机动能力并展开大量的炮兵群,主攻方向选择在这,有利于美军优势发挥,同时更容易威胁志愿军后方朔宁基地。

美军的选择就是主攻天德山一线,而且是两个师夹攻。突出嘛,先敲志愿军突出部。这个选择很正确,这也罢了。关键是下面。

(执行火力支援任务的美军坦克)

二、预备队的使用问题。如何使用预备队,是衡量一个军事将领是否合格乃至优势的不二标准。这一战,美骑兵1师师长哈罗德少将在战斗开始的第2天就直接投入了预备队美骑兵8团,这是最关键的一手。这个时机把握的太好了,就这一下就决定了整个战局的走向。

10月4日,虽然是美骑兵1师投入战斗的第2天,但却是天德山方向的美3师投入战斗的第6天。

141师已经和美3师整整激战了5天,还和美骑兵7团、希腊营打了一整天。战斗减员很大,已被美3师突至天德山前,此时正是141师咬牙坚持之时。突然,美骑兵1师又投入一个整团,这支生力军的入场马上改变了战场态势。141师一下子顶不住了。不光天德山,418、313高地一线丢失,还被美骑兵8团突进来,拿下了334高地。334高地一丢,战场平衡之局一下子就被打破。四十七军的防御体系已经被美军攻破了。随后美军右翼的骑兵7、8团连续猛突,在腹背受敌的347、287.2高地志愿军虽反复争夺,最终还是不支后退。

这一手,体现了美骑兵1师师长哈罗德少将指挥水平,第2天投入预备队,直接定了乾坤。

(美军进军中)

三、助攻方向的美骑兵5团一塌糊涂。本来,当美骑兵8团势如破竹之时,346高地一线早已完全孤立,按理无法抵御美军攻势。然而美骑兵5团被阻击于346高地前一步不得动弹,甚至被打得退出战斗。美军被迫以美骑兵8团接替,然而该团士气虽高,也未能得手。等到美军再以2个团又1个营围攻346高地之时,白白损耗了大量的兵力,更重要的是攻击锐势已被志愿军遏制。虽然美军后来又继续向前突破(后文会讲到),但已成强弩之末。如果不是美骑兵5团严重的拖了后腿,志愿军四十七这一战会大败亏输。

志愿军方面,此次作战,四十七军应该说是战败了,而且是在有215门火炮,其中能与美军抗衡的大口径火炮72门(105毫米48门,155毫米24门),另有火箭炮24门参战的情况下战败了。这其实说明了一点,也就是读者以前常留言说到的如果志愿军有美军一半的装备,早就把美军赶下海了,是不成立的。这一战,四十七军火力虽然逊于美军,但比一到五次战役不知道强了多少倍。

(执行任务的B26,没有制空权,志愿军火炮虽然增加,但战斗能力依然受限)

为啥呢?这就是我常说的,一、拥有武器装备和形成战斗力是两个概念。志愿军没有空中优势,在这种情况下炮兵的机动能力会很弱、生存能力也会很弱,特别是生存能力,为有效保存自己,对作战的支援能力必然减弱;炮兵的作战能力本来就不及美国人,步炮协同的能力也不及美国人,在有大量火炮参战的情况下,志愿军的作战形式发生很大改变,火力虽变强,却进入了美军的优势领域作战。

(志愿军炮兵向敌轰击)

二、我军向来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,讲究在运动中作战,在停战谈判之前,我军防御以机动防御和反击相结合为主,绝不在一地跟美军死拼硬打(1951年6月25日至27日志愿军党委扩大会议)。但停战谈判开始后,要求志愿军必须保住现有阵地,作战样式就变成阵地攻坚和阵地防御(1951年9月4日至10日志愿军党委扩大会议)。在这方面的作战不是志愿军所长,本身就在摸着石头过河,在战斗中成长,吸取经验教训。如果志愿军的执行能力能马上跟上情势变化的要求,那就是神,这是不可能的。所以,四十七军在阵型和指挥上均未犯错误,却依然败北。

三、但是志愿军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学会了坚固阵地防御。而1951年秋季的作战,包括四十七军的这一战为日后的坚守防御提供了宝贵的经验,那就是坑道防御。1951年秋季,美军平均40到60发炮弹就能杀伤志愿军1人。随着坑道工事的完善,1952年1月,美军需240发炮弹才能杀伤志愿军1人,到4月要646发炮弹才能杀伤志愿军1人。并且美韩军此后对志愿军防御阵地发起的小规模进攻均被打退,这一情况一直延续到美军投入大量兵力的上甘岭战役,美军终于悲哀的承认,志愿军的防御实在坚不可摧。可以说没有这一战,就不会有日后上甘岭战役的胜利。

作者简介:王正兴,新华社瞭望智库特约军事观察员、著名军事作家,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,曾在步兵分队、司令部、后勤部等单位任职,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,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。其著作《这才是战争》于2014年5月、6月,凤凰卫视“开卷八分钟”栏目分两期推荐。他的公众号名亦为“这才是战争”,欢迎关注。

热门推荐